武林资讯

开挂神功武林门派新晋太极拳大宗师

我是陈王廷的后代,作为他的传人我很自豪。我的父亲、祖父都喜爱习武,这是我们家族的传统。据《陈氏家谱》记载,我的先祖陈王廷是陈家沟第九世,他的父亲叫抚民,祖父叫思贵。陈王廷是一位武林高手,明末时是武庠生,清初则是文庠生。在山东一带他有着极高的声望,人称名手。他不仅是陈氏拳手的刀枪创始人,还是太极拳的创造者之一。我了解到,陈王廷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后来曾担任乡兵守备,是地方上的一位官员。但是在明朝灭亡后,他回到家乡隐居,并开始偏爱练武术。晚年时,他自己创编了太极拳,教授给了儿孙后代。《遗词》上半首提到,“叹当年,披坚执锐,扫荡群寇,几次颠险。蒙恩赐,枉徒然;到如今,年老残喘,只落得《黄庭》一卷随身伴。闷来时造拳,忙来时耕田,趁余闲,教下些儿孙,成龙成虎任方便……”。这里描述的是陈王廷曾经历过多次颠沛流离的战乱,但是他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信仰和追求。他晚年时总是教导后辈,同时还会练拳、耕田。他的《黄庭经》一卷一直是他身边的宝贝。陈王廷在明末时已经是武林英豪,到晚年时依然硬朗,可以耕田、造拳。这说明太极拳的创作时间应该在1644年明亡后的三十年光景中。《黄庭经》是道家吐纳方法之一,而太极拳的套路则有太极拳(一名十三式)五路。这些都是陈王廷晚年所创造的。作为他的后代,我感到十分自豪,同时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家族文化的厚重。我喜欢学习中国传统武术,最近了解到了长拳和炮捶。据知道,长拳共有一百零八式,而炮捶也是一种内功拳的流派。我想要更深入地了解这些拳术,于是找到了陈氏两仪堂的一份《拳谱》。这份《拳谱》中,有一篇名为《拳经总歌》的诗章,总括陈氏创造的拳套的理法,诗中的内容十分有趣:“人莫知,缠绕我皆依,劈打推压得进步,横采也难敌。逼揽人人晓,取巧有谁知?佯输诈走谁云败,引诱回冲致胜归……”这些字句很形象地显示了太极拳的特点和技巧。我还了解到,戚继光是一个明代抗倭名将,他也是整理民间拳术的杰出人物之一。他总结了明代十六家民间著名拳法,吸收了其中三十二式编成拳套,收入《纪效新书》中,成为士兵训练的基础。戚继光的《拳经》承上启下,有了一些与宋太祖赵匡胤的长拳三十二式不同的特点,同时又能兼收并蓄,遇敌制胜。它的拳法“式式相承,遇敌制胜,变化无穷”,矫正了当时流行的满片花草,华而不实的花拳之弊害,成为新的拳派。虽然戚继光与陈王廷隔了约半个多世纪,但他的《拳经三十二式》对陈王廷的太极拳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两种拳术都有着不同的特点,但都能在实际应用中发挥巨大的作用。我希望有更多机会学习到不同的拳术,掌握一些实用的技能,保持身体的健康和活力。对于太极拳,我了解到陈王廷吸收了二十九式编入了太极拳套路。陈王廷所创造的拳套七路都是以“懒扎衣”为起式,这一特点和戚继光的《拳经》相似。事实上,陈式的《拳谱》和《拳经总歌》的文辞也是仿照了戚氏的《拳经》,可以说戚氏对太极拳的影响十分深远。但是需要明确的是,这只是说陈王廷受到了戚继光的继承和影响,并不是说陈王廷的太极拳抄袭自戚继光,更不能说戚继光创造了太极拳。陈王廷的功绩在于他继承了戚继光的拳术遗产,并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拳派——太极拳。作为太极拳的创始人,陈王廷还添加了自己的创新元素。例如,陈式太极拳中就有一种特殊的训练方法,专门练习周身皮肤触觉和内体感觉的灵敏性——双人推手和双人粘枪。在戚继光、俞大猷、唐顺之、陈冲斗等拳术著作中都没有记载,其他各派拳术中也从未出现过这种训练方法,说明这是陈式太极拳所独有的竞技方法。这些创新元素,使得太极拳更加适应现代人的训练需求,也为太极拳在世界范围内的推广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