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资讯

孙学孟武林狂人昆仑派大BOSS

我相信很多金庸迷都会看到昆仑派掌门高强的武功而叹服不已。而我也曾经为没有亲眼所见孙学孟大师的武艺而感到遗憾。然而在2009年12月31日,我有幸到达三亚市并观赏了孙学孟大师的表演,包括空中翻腾和旋风脚等绝招,简直让人大饱眼福,拍手称快。孙学孟大师的故事同样令人佩服。他从小就开始习武,跟随祖父孙广庭学习武术,并且后来选择了中国昆仑派无极门的吴锡臣大师为其师傅。而昆仑派也被誉为五大门派之一,进一步证明了孙大师的武艺。此外,很多人可能也不知道,退休之前的孙学孟大师竟然是一名哈尔滨师范大学副教授,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们昆仑派有五大门派,其中无极门是最长的门派。吴锡臣是上世纪30年代在关东地区广受欢迎的武术家,他在哈尔滨开设武馆,教授无极门的武功,包括龙虎掌、乾坤掌等等。当我拜他为师之后,我的武艺得到了质的飞跃。吴锡臣看到了我的天赋,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武功传授给了我。1968年,我成为了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并在锦河农场生活和劳动,与著名作家梁晓声在同一个连队中生活。这样广阔天地的垦荒生活磨炼了我的意志,并且从中更深入地理解和体验了武术的精神。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在哈尔滨市兼职当义务武术教练,带领我的学生在各种武术比赛中屡获佳绩。然而,我从事的职业与我自小习武的兴趣相差甚远,在当了哈尔滨师范大学的老师之后,我仍然坚持习武,并且多次向外国友人传授武术技巧。不久,吴锡臣老师于1979年去世,而我当时还是哈尔滨师范大学的一名老师。但是,由于我的浓厚武术功底和修养,我被指定为昆仑派无极门的第52代掌门人。当我成为昆仑派无极门的掌门之后,为了让昆仑派武功不断传承和发扬光大,我创办了传统武学研究会,将武术之武德、武论、武艺上升到理论高度,并申报国家课题。我不仅多次受邀赴以色列、俄罗斯等国家传授昆仑派武功,而且对那些慕名而来的外国友人,我也手把手的传授。2005年,作为武术学者的我,应以色列的邀请,到海法、耶路撒冷、卡拉密也三市举办为期两周的武术讲座,并且被聘为以色列运动、艺术和文化协会中国功夫首席顾问。我的身份和行程在以色列海法的两家报纸以及国内16家新闻媒体等得到了专题报道。我只身前往以色列,新收有以色列全国散打冠军,软兵器冠军,美国纽约及旧金山形意拳、八卦拳亚军,长短兵器全能季军,南部地区68公斤级散打亚军。我为他们传授了昆仑派的武术,并一夜扬名海内外武坛,成为中国赴以色列传授武术的第一人。2007年1月,我受邀前往英国伦敦进行昆仑派的武术讲座,并在伦敦创立了自己的武馆,将昆仑派的武术传授给更多的学习者和武术爱好者。我的行程和武术传承之路,一直是我所热爱和坚持的事业。作为俄罗斯远东地区规模最大的光明武学研究会会长,我率领武术代表团三次前往拜访孙学孟,请求他亲自教授我们27名教练和学员昆仑派的基本功。孙学孟亲自指导了我们四天,使我们受益匪浅。退休后,我把全部心思放在武术上,不仅向全国各地武术爱好者传授昆仑派无极门武功,还致力于向有关部门争取把武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由于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要求很高,所申报的项目必须具有百年以上历史,并且还需要提供文字、图片等材料证明其价值。为进一步挖掘、研究和整理昆仑派武功,从2006年开始,我先后到昆明、大理、厦门、峨嵋、成都、重庆、武汉等地寻师访友,以查询到比较完备的昆仑派文字、图片资料。经过两年多的长途跋涉,辗转数省寻访同门,行程万里,我终于查询到了比较完备的昆仑派文字、图片资料。2008年,我以《昆仑派武功》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且在2009年8月16日,正式获得哈尔滨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证。我一直致力于保护和传承昆仑派无极门武功。虽然我已成功申报哈尔滨市级、黑龙江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我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我决定再次向更高一级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发起申报,直到昆仑派武功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止。我向黑龙江省有关部门提出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并于2009年11月,成功获得黑龙江省政府公布的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认证。昆仑派无极门武功成为黑龙江省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武术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我已经研习、挖掘、抢救、整理昆仑派传统武功理论体系32年。现在,国内外有许多人在练习昆仑武功,且有的团体还具有相当规模。我曾在全国各地寻访昆仑派习武者,但一直没有遇到真正的传人。虽然我身为无极门第52代掌门人,但和另外4派掌门人几乎从无来往。我一直在寻找同门武友,希望能够共同发起申报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昆仑派分无极门、有极门、太极门、形意门、八卦门5门。不过,让我遗憾的是,我一直没有找到真正的传人。我仍然坚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继续挖掘、研究、整理和传承昆仑派传统武功理论体系,昆仑派终将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认可。我听说昆仑派传人已经到了南方省市,于是我也决定到南方走一走,寻找其他门派传人。这次我来到了海南,希望能够寻找到同门武友。在三亚期间,我先后到海月广场、鹿回头广场等市民练习太极等武术集中的地方查看。我发现,三亚有一些市民在练习昆仑派武功,但他们都处于初级阶段。于是,我急切希望通过本报寻找在海南的昆仑派传人,一起相互学习,联合起来申请国家级乃至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