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法秘籍

古劳咏春拳对拆法之目的

古劳咏春拳自梁赞祖师传下来只有散手和对拆法。散手初学只求练准不主张发力。待技法达灵变后,则要练发力和技击心诀之“来留去送,你上我下,高接低攀”打法,其中包括手的长桥长手,中短桥手,以及上、中、下侧身前、后打法,目的是要习者适应全面打法,待功技深厚后则应根据每个人所擅长的和其自身的特点来重点练习手法,是留是送,还是抢攻……任由精选,这时应是万法归一,返璞归真的打法,到此功技则可与人比试来验证其所学。这种散手练习不同于一些拳种的打拳,套路熟后就可用,原因是本门通过拆练功技已达灵变后才能有机地进行散手精练。本门对拆法的目的就在于此。咏春拳前辈认为无藕手对练的咏春拳不是真正的咏春拳(正宗之意)。吾师赵赴继说:“古劳咏春之法在于‘灵变’二字,不认真去对拆又怎会灵变。”其实外国很多拳术都有双人实作系统的训练,而且经常进行比赛,从中总结经验,达到随机应变,这种变就是灵变技术,不同的是他们按世界擂台规则去练和实作,有一定的局限性。他们追求的是表面肉眼可及的快和超负荷训练之力,而中国拳术讲求表里(内外)之,故之两者有相同之处亦有不同之处。实作中的技术是“欺人不懂我懂,人不熟我熟,你不懂灵变我懂灵变。”而真正在实战对抗中发挥灵变作用的则是体能和功力、技术的合一。古劳咏春拳的各种对拆就是全面功技反复练就的过程,只有长年不懈地对拆才能达到实作中的灵变而不败。本人以为古劳咏春拳的对称灵变技法,只要专心去练,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但是功技难以合一,实作中不堪一击。若以一种打法去练亦要一两年才能入门,三四年以后才有所建树,七八年以后出成就。兆余师叔曾对我说:“若以全面训练,则一年被破,两三年后平手,三四年后出成绩而不输,练的时间越长功技越深。”故之对拆训练是通过练技术而不断提高功力,功深了,反过来又可以提高灵变能力。若独精一种手法,即使灵变达极端,亦只能适应某种打法范围,若懂全面打法而灵变功深者则“天下无绝招”,适应能力强。可想而知,梁赞祖师爷是根据这种适应能力而传教本门咏春对拆法的。

对拆训练是本门形意合一的内功心法。是中华武术的高深**,对拆法可直接通过抻筋拔骨而生内气,通过皮肤感觉之一攻一防一松一紧,使手身步之气流动不息能软能硬,有威皆应。长年对拆可不断提高习者的力量,体能技法和外抗能力,人曰“内功”也。上世纪70年代初闻谭师学过内功,我要求见识一下,我手执四只竹筷子用尽全力击他肚部“丹田”之上面(裸肚),只听“咔嚓”一声,四只竹筷均断成两节,前段落地,而他肚皮丝毫不损。他自称是跟一个玩绝活的老人学的,壮年时他还可以俩人(他在后面)抬一千三百斤重的重物,由此可知他练龙形拳之腰马力是惊人的。中国武术之内功心法是妙不可言的,古劳咏春拳的对拆法就是以本门动作灵变之技法进行的有机内功训练。

上世纪80年代初,我跟赵师习练咏春拳对拆法,又随一个谢姓师傅学习中医,缘分所至,彼此感情日增,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