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知识

深度探析传统武术知识的传承困境

6月13日上午,山东省庆祝第十个文化遗产日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活动——“筑强国梦想,展非遗风采”全省传统武术展演在山东省文化馆隆重举行。该展演汇聚了来自11个传统武术门派和拳种传承人的表演者,他们轮番上场,展现出山东传统武术的生机和精华。充满热血和激情的武艺表演,让观众大呼过瘾。

山东是中华武术的重要发源地之一,也是全国传统武术保护工作做得最好的省份之一。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我省传承了大量的武术知识,拥有超过一半以上的非遗武术类项目。然而,传统武术的传承和推广在现实生活中却时常遭遇尴尬问题。

山东师范大学教授、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专家李成银告诉记者,我们省曾经有接近300所大小武校,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些武校许多已经倒闭。这导致了习武的风气逐渐淡化。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需要更多的机构和组织来推广和传承武术知识,让更多人了解和喜爱这一非常重要的文化传统。

传统武校倒闭而导致传统武术的传承陷入了泥潭。目前,在山东省,仅有数所传统武校依旧在坚持传承。然而,随着这些武校倒闭的呈现,传统武术的传承风气逐渐淡化。传统武术的历史可追溯到古代,很多拳种技巧和技艺已经被沉淀了数百年,包括众多的招法、内功、固顶、劈砖和内气等武术知识。

1983年5月,国家体委全国武术挖掘整理工作会议,要求各地成立武术挖掘整理小组。此次工作不但发现和保护了一些有价值的民间优秀拳种,而且还发现了许多古拳谱、武术书籍、文物和古兵器,使一些民间武术拳种展现在世人面前。但是,此次活动只是将这些散落在民间的优秀传统武术资料进行了一次聚合,未能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这些资料的科学化整理及这些拳种的继承和传播。时至今日,这些优秀的传统武术技术和理论仍被束之高阁或放任自流。

相较于这种保护形式,申报“非遗”给许多优秀的传统武术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空间和广阔的发展基础。自2004年以来,山东省已成功申报传统武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3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5项。这些传统武术拳种都非常有特色,例如孙膑拳、佛汉拳、临清肘捶等,都包含了不少高深的招法和内功。这证明了传统武术在文化遗产保护各个方面的重要作用。

民间武术的保护虽然已经申请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这种保护模式存在一定的不足之处。首先,它要求一定的组织提出申请,需要先有自下而上的申请过程,接着才有自上而下的保护措施。然而,很多民间武术习练者并没有一定的文化水平,这个自下而上的过程往往非常繁琐。因此,一些民间传统武术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保护。

然而,传统武术又难以寻求出路,吸引力逐渐降低。

“过去我们练武是学生去找老师学习武术,而现在是老师去找学生。”我省佛汉拳的第七世李海民对记者说,“除了太极拳外,传统武术大部分都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有的甚至已经面临绝迹的危险。”

其中一个关键的原因是练武者没有多大的出路,家长普遍拥有学习至上的观念,孩子们对于武术的兴趣得不到保护。李海民坦言,在东明,练佛汉拳的人数还不到百人,与鼎盛时期相比差远了。

这也与传统武术本身的特点有关:论实战效果,传统武术可能不如拳击和摔跤;而在视觉上再美观大方,也比不上舞蹈。然而,正如挖掘非遗中的现代性问题所反映的那样,我们需要寻找技艺传承的新途径来保护这些悠久的传统文化。

传统武术的吸引力和出路难以寻求,多数人倾向于选择更轻松的运动方式,如打球和跑步等。现在,习练太极拳的大多为中老年人,多出于养生方面的考虑。而中小学生更喜欢打球和跑步等流行的运动方式。习练传统武术必须要经历拜师、学艺、耳提面命等规矩繁琐的过程,在修身养性、循序渐进方面有较高的要求。这样一来,多年习武习拳并不能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这也导致传统武术的吸引力逐渐降低。

然而,还有不少传承人选择免费收徒,只为文化传承。

申孝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临清肘捶”第五代传人,已经72岁,但他至今仍在辛劳地传承着拳法。最近,他刚刚从长沙、衡阳回来,收了三个徒孙。下一步,他要准备搞出一本拳谱,力求图文并茂,融合原生态的基础上创新发展。

申孝生郑重地说:“武术并不是我的私人财产,作为一个传承人,我有义务也有责任把所传承的文化发扬光大。”

杜文明是高密市地龙经拳传承人,他告诉记者:“选传人,不收费。”他牢记老师曾告诉他:“传承这样一种文化乃天职,只要有信仰、有决心、有恒心,便一定能够坚持一生坚持一辈子。”

在傅的建议下,“收徒不收费,不要失去师徒情分”成为杜文明的铁规。他的影响下,高密市北龙王庙村专门划出了10亩地,建造起地龙经研究会,用于传承地龙经拳术,莫言更为其题写匾牌。地龙经拳是一种地方性拳术,曾被列为江苏省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以强身健体、防身自卫等功效为主的技击体育运动。在高密市,地龙经拳开始进入校园、社区、机关、军营和乡镇,以免费的形式进行传承。

这是本报记者于晓波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