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知识

尚武崇德 且看东安

“打不过东安”一直在湘南流传。

三国时期,古老的峨眉拳传入东安,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清代中后期至民国时期,东安涌现出百余位著名军事将领。 席宝田指挥的“精一营”成为湘军三大主力之一。 名声。

东安武术历史悠久,传奇人物众多,武术流派繁多。 2月9日,记者走访了部分东安武术传承人,试图通过他们的故事揭开东安武术的神秘面纱。

山雾里弥漫着烟花的味道

水灵乡,东安武术发源地之一,位于东安县西北边境,资水河上游,依山傍水。 当地人酷爱武术,经常习武强身。 那天,天空下着毛毛细雨。 从东安县前往水灵乡的途中,大量的水汽,给武术之乡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也让记者多了几分看到武林的感觉。 专家的期望。

不过,当记者看到正在菜市场卖牛肉的水岭乡文家拳第三代传承人文杰时,仍感到惊讶。 真正的武术和电影里的情节有很大不同。 无剑光剑。 武功并不是这些传承者一生的全部,而是余生的传承。

“我没有找到具体的练武地点,我一般都是在超市、菜市场、池塘边练武,有时候心情来了,我也会在路边练武。” 文杰很平静。 “水灵温家拳属于少林派,有拳法、棍法、剑法等,内容丰富,套路多样,变化多样。我5岁就开始随爷爷习武,祖辈有练过武术。” 文杰告诉记者。

在这里,武术远离了世间的搏斗,更多的武术传承人将刀锋上的技艺融入到了生活中。

在紫溪镇,东安拳行唐氏后裔凯胜正沉浸在自己承包的200多亩油茶今年即将丰收的喜悦之中。 张凯胜八岁开始习武。 1980年向唐家班班长唐新忠学习形意拳、散手。 1983年,张凯胜在资溪镇创办“凯胜武术拳社”,先后培养唐家班弟子。 2019年,1200余人成为东安县非物质文化遗产武术传承人。

“我们学习武术,是因为我们做事有毅力,不怕失败。” 张凯胜告诉记者,2014年他承包了200多亩荒山,种植优质油茶。 几年来,他累计投资超过60万元。 我从未放弃过。 经过几年的努力,200亩茶林现已长势良好。 对于东安武术张凯胜来说,习武强体、磨砺意志才是根本。

脚步稳健,进退轻松,简单多变……在东安县的各大公园里,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位已经十分苍老的老人,挥舞着一双铁尺,动作十分流畅。 他就是东安拳唐家的另一位传人滕顺生。 滕顺生,72岁,东安县太极拳协会代会长兼秘书长,东安武术协会东安拳研究院秘书长。 他是大家口中的“大哥”。

“铁尺是一种奇特的短兵器,流传于湖南各地,有不同的套路和打法,铁尺是用来练气内外的……”谈及武术,70年——老者继续说道。 “练拳不练武,永远都是徒劳。武术可以强身健体,我虽然老了,但身材却很好!” 滕先生告诉记者。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武术传承人并不靠武术为生,但武术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种精神依恋,深深融入了他们的血液之中。

武术练习走进千家万户

2020年,对于文杰来说,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网红”。 在湖南省首届乡村文化旅游网红大赛中荣获“湖南十大网红”称号。

“成为‘网红’真是太意外了。” 文杰笑着说道。 他告诉记者,自己平时喜欢玩抖音,上传一些武术训练的视频。 没想到,他被评选为全省十大“网红”之一。 在文杰的视频账号中,他时而挥舞着木棍,时而挥舞着板凳,时而挥舞着扫帚。 有些视频是他七岁女儿拍摄的,没有经过精心打磨,但却吸引了很多观众喜欢。 或许,这就是东安武术的独特魅力。

“作为南方最具特色的武术门派,东安武术最令人回味的地方在于,它以五步为基础,进退限于动、静、攻、防七点。等常规的技术、腿法、身法活动,我也会邀请一些武术传承人拍摄一些陪练视频,希望更多的人通过视频看到东安武术,爱上东安武术,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为东安武术的推广贡献我的微薄之力。” 文杰说道。

为了拍出好的武打视频,“大哥”滕顺生专门买了一部价值6000多元的手机来拍摄。 让东安武术走出去,这些武术传人都在不遗余力的努力着。

与此同时,当地政府部门也为推广武术做出了巨大努力。

雄伟的龙狮舞、刚柔相济的“东安拳”……2020年12月6日,东安县第五届武术文化旅游周在东安县舜皇山隆重举行。 开幕式上,东安武术一举一动尽显风采。 为全面推动武术文化传承发展,东安县积极举办“武术旅游文化周”活动、数万人齐练的“东安拳”活动、全国武术之乡武术大赛、国际拳击锦标赛、“龙腾狮跳元宵节”等大型活动,全面推进武术进学校、社区、乡镇、企业、政府机关、和军营,努力把东安县建设成为国家武术训练基地,使东安武术成为国家武术之乡的“精品节”。

东安武术自幼习得。 凡是在东安学习过的人,都会熟悉东安武术。 每个学生都可以学习几个级别的武术。 为了推动武术进校园,东安编练了一套适合学校推广的东安拳,在校园得到了全面推广和传承。 全县68所中小学全面推进武术进校园,近500名专兼职体育教师成为“武术教练”,6万多名中小学生成为“武术教练”东安武术传承人。

每当太阳东升西落,东安县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武术爱好者,练拳、舞棍、修身养性。 全县常年参加武术健身活动的人数超过12万人次。 东安广大面积在农村,大部分人口在农村。 东安深厚的武术文化也来自乡村。 全县已建成武术特色村26个,船岩、鹿马桥等镇舞龙狮,水岭、新徐江等镇“黑虎拳”,井头圩、段桥铺等镇“黑虎拳”。 石岐市、横塘等乡镇的“东安一百零八棍”、“东安乐家拳”,资溪市、大胜等乡镇的“耙凳打”深受群众喜爱。

“上至九十九,下至能走路。” 行走在东安大地上,处处都能感受到东安武术的铿锵脉搏和飞扬激情。

传武崇德青年志

传统文化的传承都是代代相传,都是师父带徒,言传身教。

近年来,受各种原因影响,东安武术后继无人,一些武术技艺和技艺濒临失传。

“夏天练,冬天练。武术训练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需要长期坚持。我没有徒弟,一般都是自己练。有时我带着孙女去​​练,我自己也练。”别强迫她。” 俱乐部张凯胜告诉记者,正式拜师习武的人数正在逐渐减少,大多数东安武术传承人不再招收徒弟。

东安武术的传承,特别是武术传承人的培养,已成为东安武术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东安武术的传承上,梁维宏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师兄滕顺生解释了这个秘密。 1974年,梁伟红出生于东安黄泥洞林场大山深处的一个武术世家。 她从小就与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武术学校归来后,1998年,他在湖南省创办了全日制中小学教学体系的东安江东文武学校。 学校每年有六百、七百多名学生在校,这里也是东安武术最重要的传承人才培养基地。 。

“我觉得东安武功的传承还是需要加强的。” 记者见到梁卫红时,他刚从山东参加完武术春晚回来。 这是他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

“学武术确实很辛苦,我们学武术的时候受了很多苦,每天练习很长时间,布鞋的鞋底都烂了,没钱买新的,所以我们就换了新的。”只好先送回家,让家人修好再送过来。尤其是练习基本功,现在很多孩子都坚持不了。还是有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过得不好。学了武术以后有前途,有很多人半途而废。” 梁卫红有些担心。

“尤其是有时候看到好苗子,我会想尽办法把它们留下来。” 武术学校创办以来,梁伟红已帮助贫困学生100余名,补贴生活费20万多元。 “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其实有很多选择,可以当职业拳击手,可以开武术馆,可以当武术教练,也可以去部队。尤其是现在,我们这两年又开办了高中。”去年,有十一人参加高考,是单次录取,而且全部都通过了高考,其中两人还通过了中考。通过参加高考,这些武林高手学生在大学里学到了更多专业的武术知识,学成归来也会成为武术专业人士。” 梁卫红介绍。

“学武,学做人,习武先学德,习武先修忍”。 这是梁伟红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才能将中华传统武术发扬光大。

“下一步,我打算梳理东安武术的历史,记录前人的故事,形成体系,让东安武术能够更好地传承下去。” 梁卫红表示,东安武术要长期传承,不仅要注重武术人才的培养,还要注重武术文化遗产的组织和保护,收集整理各种武术文化遗产。东安武术流派、历史名师。

多年来,生活在湘江上游的一代又一代东安武术习武者,一举一动,书写着东安武术的精彩故事,各有精彩,各有千秋。 或许,永远怀有一颗仁慈的侠义之心,习武强体、磨砺意志,这才是东安武术的精髓。

作者/黄玲玲 严杰